叶广芩:7号院里住着的两个女人十分神秘

时间:2018-03-05 04:10:25 作者: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阅读: 1399 点赞: 34 分享: 32

墙上挂着一张挺大的旗装女性全身照片,女子很漂亮,穿着绣花的袍子,脑袋上梳着两把头,头上插满了精致的花钿,这个大概就是漂亮的珍格格了。

后罩楼(节选)

文 | 叶广芩

我们家是2号,斜对门是7号。7号是很小的一个门,刷着黑漆,门头上爬满了爬山虎,里面是阴森森的树,是半人高的草,阴暗潮湿,仿佛是妖精们的住处。我和小四儿进7号逮磕头虫,见草丛里滑过一条色彩斑斓的长虫,金黄的底,黑绿的章,像王爷穿的蟒袍。我们虽谁也没见过王爷的穿着,但是我们都在戏台上见过王爷。那穿着真跟草里的长虫属于一个系列。逮虫儿回来跟赵大爷说起7号院的花长虫,赵大爷说那是赤练蛇,无毒,面目虽狰狞,性情却温驯。那是老王爷的化身,老王爷走得不甘心,在巡游他的宅邸,你们不要招惹它就是了。话虽这样说,那长虫仍旧让人胆怕,那种夸张的不协调的色彩搭配,那扭曲的身体,白剌剌的肚皮,让人看着恶心。

7号的院子很大,有石头假山,半塌的亭子,干涸的水池子,还有半截小桥。无论是什么,都浸泡在密匝匝的荒草中,隐藏了原本的模样。一不留神,你的脚就会崴进雕着钱眼儿的下水沟里,半天拔不出来。要说探险,那是个绝佳的所在。

2号至9号,在这条胡同里是个凹形,人们叫它大院。这个空场是个很不错的活动场所,街道开会、小孩踢球、国庆练习扭秧歌什么的都在这里。7号在大院的西北角,它南边的8号、9号曾经是7号的一部分,是一座完整的王爷府邸。7号是它们的后花园,园里那座两层小楼是王府的后罩楼。大抵王府的最后都是两层楼房,在整座院落中起罩护镇压作用。北京最漂亮的后罩楼有两座,一座是坐落在定阜街庆王府内雕梁画栋的凹形后罩楼,那座楼到今天仍被专家称为建筑上的绝笔,美轮美奂,京城无二。另一座是恭王府九十九间半的后罩楼,民国期间它一度成为辅仁大学的女生宿舍。

后罩楼又叫绣楼,是王府中女眷们居住的地方,私密、清静,即便是府内人员,也是不能轻易到达其周边的。

7号的后罩楼不大,与庆王府、恭王府的相比,甚至有些寒碜。庆王奕劻、恭王奕訢,都是慈禧身边权力炙手可热的大王爷。我们胡同这位王爷好像很一般,大概除了历史专家,谁也叫不出他是什么王爷。民国以后,府邸主人把前边院落卖出,只留下后罩楼自己居住,朝东在大院开了个小门,仅供出入。7号的后罩楼坐北朝南,两层砖木楼房,底楼五间,二楼五间,南边有栏杆,北边有后窗。其实只有四间,最西边一间是作为楼梯使用的。

从墙外看,绿树掩映中的后罩楼虽然斑驳,仍旧隐约透出了昔日的精致考究和设计者的独具匠心。比如它北面的窗户,有方形的,有圆形的,有双扇形的还有菱形的,上下两层没有一扇相同。窗户的外沿还作了装饰,窗棂也雕刻得十分漂亮。楼房老旧了,风度仍在。像一个迟暮的美人,风烛残年中仍是满头珠翠,婷婷地站立在那里。尽管这些珠翠已经过时,已经再不亮丽,但它仍是珠翠,本质是没变的。

7号院子里,小楼西边有一口井,井口不大,模样跟故宫珍妃跳的那口井差不多。每回参观故宫,我都会站在珍妃井跟前纳闷,这样小的井口,人是怎么下去的?我趴在井口往里看,黑乎乎的水面有个亮亮的小圆口,圆口里晃动着我的脑袋,仿佛是另一个我在水底下跟我打招呼。珍妃井里的水看样子不怎么深,却淹死了一个倔强的妃子。想来是下去时并没死,是后来在里头硬搁死了。听胡同赵大爷说,过了两年打捞珍妃的时候,她的一条腿很别扭地拐着,竟没人能捋得直,想是那小小的井膛容不得一个大活人在里头伸展的缘故。

故宫的珍妃井只下去了珍妃一个,7号院这口井曾经下去了有名有姓的十二个人。最后往下跳的人已经跳不下去了,里头塞满了,踩着下头人的脑袋,半截身子在井里,半截身子在上头。这样的细节是来自赵大爷的讲述。赵大爷是我们胡同里孩子们喜爱的人物,他满肚子都是故事。

赵大爷说7号院里闹鬼,太阳一落山,井口就往外冒白气。月光底下,常有人看见披散着头发,着一身白衣,脸色青绿的女子在院内行走。严格说,那不是走,是在飘,悠悠的,像戏曲里的鬼魂那种走法,草梢连动也不动。我在院里练习过戏台上的鬼走路,裆里夹个扫炕笤帚,上身不动,胳膊手伸直,小碎步稳稳地捯。我父亲夸我很有李慧娘的模样,我母亲二话没说,揪出扫炕笤帚给了我一顿臭揍。自此再不敢学鬼走路。7号闹鬼,我倒很想看看鬼是怎么闹的,却一次也没碰上。跟小四儿晚上翻墙进入院中,别说鬼,连那条老王爷变的花长虫再也没见着。赵大爷说我们两个火力太旺,阴暗的物件见了我们早早地避了,哪里敢现形。小四儿说神鬼怕恶人,他大概属于恶人一类,所以谁见谁怕。赵大爷看着小四儿说,你小子得学好,别像你哥,撬人家仓库的门。

赵大爷是旗人,还是上三旗。他说他祖上当过养心殿的禁卫军,他祖上看过皇上在窗户跟前写字,看过皇上在廊子底下遛弯儿。绝对是亲兵,不是亲兵哪能看见真龙天子的这些生活细节。皇上的亲兵后代现在在东城面粉厂当职工,跟白面打了一天交道,每天下班回家都是白头发、白眉毛、白脸,胡同里的孩子们管他叫“白毛大仙”。那时候洗澡的设施很不普及,我们家人洗澡要到东四浴池去。洗回澡得花费不少,除非要过年,一般情况都是在家里凑合。

我爱上赵大爷家去,尤其爱看他洗脸。赵大爷洗脸很有特点,把满满一铜盆水搁在院里的石头凳子上,为什么非得搁院里,因为赵大爷的脸必须在院里洗。赵大爷洗脸是连洗带胡噜,一捧水拍在脸上,鼻子嘴立刻同时使劲吹气,每一捧水几乎都被他吹在盆外头。脸洗完了,盆里的水全到了地上。赵大妈见不得赵大爷洗脸,说赵大爷洗脸是鸭子凫水,瞎扑腾。

我的鬼怪知识基本来源于赵大爷。夏天晚上,吃过晚饭,胡同里几个孩子把赵大爷一围,端茶缸的,摆小板凳的,送蒲扇的,把赵大爷伺候得舒舒服服的,就开讲了。说书的都有定场诗,赵大爷的定场诗是:

七号小门黑幽幽,住着前朝老王侯。

恩怨无常多少事,凄凉破败后罩楼。

定场诗一念,我们都要转过脸去向那扇黯淡的小门张望,胆小的会把小板凳挪到赵大爷身边,紧紧地靠着。赵大爷把蒲扇一挥说,去!大热天儿的,别往人身上黏!

赵大爷的演讲离不开鬼,离不开狐仙,离不开黄鼠狼,离不开长虫,全是我们顶害怕的东西。而这一切都离不开7号院,好像那小门后头藏匿着无数能要人性命的鬼魅。赵大爷说,7号院是凶宅,没人租也没人买。光绪庚子年时候,东西洋联军陷京师,两宫仓皇出走,7号院王爷留在京师。没得着“随銮出京”的懿旨,王爷认为自己世受国恩,不能扈从皇上西行,深感遗憾,如今城池又破,再无活下去的道理。七月二十一日城破第二天一早,王爷率福晋董氏、妾柳氏李氏庞氏、子二人、女六人,投井而死。当时小格格年幼,尚在襁褓中,由奶妈怀抱着也跳入井中。后来小格格和奶母被人救起,成就了一段忠烈佳话,还受到了朝廷表彰。老王爷谥忠烈,入祀昭忠祠。小格格享受双俸禄,太后赐名珍,就叫作了珍格格。

珍格格还没长大,社会就变成了民国,双俸自然是没有了,生计靠卖祖产维持。先卖祖坟的松树,后卖祖坟的土地,接着卖房子,卖完了前院卖后院。卖完了房子卖古玩,珍格格家里的宝贝多极了,听说到她死,她们家的东西也卖不完。

我和小四儿是孩子中有名的贼大胆,我们都不信鬼,也不怕狐狸,我们常溜进7号去玩耍。当然不能走正门,我们是从南墙翻进去的,蹬着8号茅房的短墙一纵身就蹿了上去,墙北边是假山石,凳子一样地接着我们呢。我们到7号去,美其名曰“练胆”。我们练胆的内容很多,比如到东直门外窑坑去看捞死孩子,到停灵的棺材底下去“钻城门”,到挂满“吊死鬼”的槐树底下去看书,任着那肉虫子在脖领子里蠕动。我们还到禄米仓的老仓库去转悠,我们胡同附近有几个清朝遗留的大仓库,海运仓、禄米仓、太平仓什么的,被军队占用着。我们不管什么军队不军队,总能有法子钻进去,跟那些比猫还大的耗子周旋……

母亲反对我和小四儿玩,说小四儿那孩子不地道。他的哥小三儿和小二儿都在少年劳教所关着,一个是因为打架,一个是因为盗窃。我倒是觉得小四儿不坏,我也看不出他怎么“不地道”,他是我上房、爬树的师傅;他教给我怎么用恶毒的脏话发泄心头的怨恨;他用五分钱能弄回七八斤西红柿,其中两个是买的,其余都是装在背心里顺回来的;他带着我买一张电影票能看两场电影,还都是有座的,尽管我们在放映途中要频频地变换座位……总之对我来说,小四儿是个很有趣、很真诚、很不错的朋友。

我们共同的爱好是对7号院的探险和对历史人物的挖掘。长大以后我还常常想,如果我们以后共同从事历史考古专业,那将是两个多么出色的人物啊!可惜,我们谁也没有朝着这个方向发展。

7号院里的树都有年头了,后罩楼前那棵西府海棠枝丫比大腿粗,半边枯死半边活着,七扭八歪,绝对成了精;西边井口一棵黑枣树,高大壮硕,年年长枣年年落,树底下结了厚厚一层痂;那只自小生长在院里的老黑猫,见了生人也不躲,闪着绿眼冲人呼噜,哪里是黑猫,分明是黑豹……我也看过那口装过十几个人的井,井口很小,盖着板子,掀开板子,看不到底,里面嗖嗖往上冒凉气。同看珍妃井一样,我不明白那些人是怎么下去的,大概是一个一个排着队,后头的帮着前头的往里塞……

赵大爷说有回他半夜从永定门下火车,回家打7号门口过,听见里边吹拉弹唱好不热闹。楼上所有的窗户都亮着,那棵海棠开着大朵大朵的粉花,探出墙外。那是什么月份啊,隆冬腊月,地冻天寒,滴水成冰,怎会有花呢?赵大爷说他在7号门口站了许久,街门虚掩着,听得出里头有不少人在走动,在说话。我问都说些什么,赵大爷说听不清。我说,您怎不进去看看?

赵大爷说他哪敢,明摆着进去就会撞客了。我问什么是“撞客”,赵大爷说碰上了不该碰上的东西就是撞客了。我说让汽车碰了也是撞客了,赵大爷说这不一样,撞客有神秘色彩在里头,不能说破了。赵大爷说第二天天刚亮,他又跑到7号门口去看,哪里有什么海棠花,一扇破门关得死死的,里头的枯树被风吹得呜呜响,楼房窗户紧闭,哪里有半点人气。我说,那珍格格呢?黄老婆子呢?

赵大爷说,格格跟黄老婆子都猫在楼里没出来,这样冷的天,她们出来是找死。

7号院里住着的两个女人十分神秘,那个受过表彰的格格和她的奶妈黄老婆子从不和街坊们打交道。格格谁也没见过,黄老婆子倒是常出来,出来低着头顺墙根走,她永远走在胡同的阴影里,永远不拿正眼瞧人,一拐一拐走得飞快,好像是怕太阳晒,好像是后头有鬼催着。黄老婆子腿瘸,一条腿不会打弯,走道拉拉胯,可是很有速度。对她的瘸腿我有看法,认定是她跳井时候一定像珍妃一样,把腿别坏了,要不不会这样。黄老婆子的装扮也有特色,发髻梳在头顶上,本来就稀少的白发顶着个小鬏,别着个白玉石头簪,那鬏随着步伐的摇摆在脑袋上一晃一晃的,那玉簪也跟着摇晃。我老盼望着哪天那根玉簪掉下来,捡到我手里,拿它当滑石用。

……

十月文艺

相关阅读
  • 山东省举行迎春茶话会;春节通关沉香首饰、鳄鱼皮腰带不能携带入境

    山东省举行迎春茶话会;春节通关沉香首饰、鳄鱼皮腰带不能携带入境

    2018-02-12

    早安山东—您的新闻资讯早餐·【天气预报】今天白天到夜间,全省天气晴到少云,半岛地区北风5~6级阵风7级转南风3~4级,其他地区北风转南风3~4级。 夜间最低气温:鲁西北、鲁中山区和半岛内陆地区-7℃左右,其他地区-4℃左右。·【海丽气象吧】 山东冷空气接近尾声 老百姓有望过“温暖春节”详情>>>·【习近平总书记深...

  • 昆仑墟叠风变身暗黑者:毁战枫,杀银雪,这还是我的大师兄吗?

    昆仑墟叠风变身暗黑者:毁战枫,杀银雪,这还是我的大师兄吗?

    2018-03-06

    最近热播电视剧《烈火如歌》想必不少人都看过了,里面有很多演员都曾出演过《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所以,出场时,都觉得眼熟。而作为本剧的第一大反派暗夜罗也出场了,一眼看去的确眼熟,大家可看出来是谁了么?看出来没?他就是昆仑墟墨渊大弟子叠风,也是电视剧《谈判官》里男主人公谢晓飞的弟弟谢晓天。但是,在《烈火如...

  • 落“樱”缤纷的季节,国内浪漫樱花游大盘点!

    落“樱”缤纷的季节,国内浪漫樱花游大盘点!

    2018-03-06

    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又到了群芳争艳的时候了,而分外清新的樱花则备受人们青睐,它代表着浪漫、质朴、可爱、烂漫等等富有诗意的气质,一直是春天人们必打卡的景观。说起樱花就会想到日本——淡粉的樱花和白雪皑皑的富士山交织,清透雅致中还流露着一丝忧伤。但不一定去日本才能看樱花,国内也有不少赏樱花的好...

  • 3.2日足彩小单推荐

    3.2日足彩小单推荐

    2018-03-02

    015 胜+平028 胜2串11、竞猜推荐为小单,求稳不搏冷2、想多赚可倍数多投3、不保证每场都中,但每月持续跟单,达到盈利4、盈利幅度不够大?回复“会员”二字,查看大单要买彩,先看足球足彩!这里是足球爱好者的温馨家园这里是足彩玩家们的挣钱宝地欢迎大家转发公众号:zqzc12345客服微信:w71338423(更多资讯、临场分享)...

  • 冬季常吃这9种食物,把“高高在上”的血脂降下来,赶紧告诉家人

    冬季常吃这9种食物,把“高高在上”的血脂降下来,赶紧告诉家人

    2018-02-06

    筒子们大家好!今天小编给大家介绍一个抗衰老保青春的秘方,特别好的良菜美味!冬季常吃这9种食物,把“高高在上”的血脂降下来,赶紧告诉家人!大蒜:大蒜可升高血液中高密度脂蛋白,对防止动脉硬化有利。茄子:茄子在肠道内的分解产物,可与过多的胆固醇结合,使之排出体外。香菇及木耳:能降血胆固醇和甘油三酯。据...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