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法医,在调差案件是犯了忌讳,导致……

时间:2018-03-05 09:59:23 作者:鬼姐姐阅读 阅读: 8433 点赞: 66 分享: 80

“踏…踏…踏…”

昏暗的街巷里,先后传来两个急促的脚步声!

我摒住呼吸,低头拉着行李箱,快步行走在不见人影的巷子里。路灯,忽明忽暗,给寂静的街巷平添了几分狰狞。

奇怪的脚步声,紧紧跟在我的身后,让人感到一丝费解。我缓缓停了下来,谨慎地回头看向了身后,可是却没有看到一个人影!

“难道,这块鲜肉真的可以把孤魂野鬼招来?”

说着我低头谨慎的看了一眼行李箱,随后转身加快了脚下的步伐,而那个奇怪的脚步声,也又一次传入了我的耳朵里…

“踏…踏…踏…”

身后奇怪的脚步声,不由让我再次想起临行前,老妈的那句叮嘱,“带着鲜肉赶夜路,容易招来脏东西!”

想到这句话,我的心中不禁,变得更加烦躁。虽说我不信鬼神之说,但是今天发生的一系列怪事,却又无法解释...

我叫陈飞,是一名法医!

中元节,为了给爷爷奶奶祭祀、烧纸扫墓,赶回了老家。没成想返城的时候,却犯了一个忌讳…

说起来在我老家,中元节祭祀,无论家中贫富,都要杀鸡宰猪,备下酒菜、纸钱祭奠亡人,以示对先人的怀念。

仪式通常是早接晚送,送时要做一餐好饭菜敬亡人,又叫“送亡人”。

而仪式结束之后,祭祀所使用的祭品,通常是家里亲戚均分,或者做成一桌酒席,让孝子贤孙吃掉。

由于担心单位有新案子,所以今年的仪式结束后,我并没有留下来吃饭,而是切了一块祭祀用的五花肉,准备带回城里吃。

收拾行李的时候,老妈看到了我行李箱内的五花肉,于是将我拦了下来,并且叮嘱我,不可以在晚上带着鲜肉赶路。

我问起原因,老妈告诉我,在老家有一个忌讳。

“不可以带着鲜肉赶夜路!不然脏东西,会顺着血腥味跟来。”

对于老妈所说的忌讳,我感到非常可笑!

作为一名常年与尸体打交道的法医而言,鬼魅之说,那完全就是人们心理上的一种遐想。中元节祭奠祖先,也只不过是后人对祖先的一种怀念和尊重而已。

我并没有把老妈所说的忌讳放在心上,而是把那块鲜肉,完完整整的放在了行李箱里。

因为我家距离火车站,还有三十里的路程。所以收拾完行李,我便叫了一辆专车匆匆出发了。

司机师傅是一位沉默寡言的人,路上我们没有过多交流。多数时间,我都是看着窗外黑漆漆的路面发呆。

就在车路过一条河渠的时候,我隐约看到河渠岸边,站着一位身着白色服饰的女人。但是一眨眼的功夫,却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一幕让我感到有些疑惑,心想会不会是自己眼花了,可是刚才岸边,确实像一个女人的身影…

车开过河渠之后,不知什么原因,我的身后隐约有一丝寒意莫名袭来。那种感觉就好像,有一双幽怨的眼睛正盯着我!

我谨慎的转过身,看向了后面的车座。然而除了自己的行李箱以外,似乎再没有其它的东西!

“估计是这几天太累了,所以产生了错觉!”

想到这里,我又自然的看向了窗外的路面,不过那种被人盯着的感觉,却始终存在,这让我觉得全身有一些不自在。

路上那种感觉愈加强烈!

而车内的气氛,似乎也变得有些压抑。甚至有些时候,感觉有一双冰凉的手,正在缓缓伸向我的肩膀,指尖好像马上就要碰触到我的脖子...

我谨慎的转过身,准备再一次检查后面的空座。我想知道究竟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可是当我转身去看的时候,那种感觉却瞬间消失不见了…

疑惑伴随我到达了火车站!

走进候车室之后,我选择了一处僻静的地方坐了下来,静静的等待检票。那种奇怪的感觉,似乎一直围绕在我的身旁,让人挥之不去。

经过十几分钟的等待之后,我顺利坐上了返城的列车!

列车启动之后,看着身旁的行李箱,回想刚才路上的那段经历,这令我有些困惑和不解。我在思考,这一切是否和里面的那块鲜肉有关系。

就在我感到费解的时候,忽然身后传来丝丝凉意。好像有一个人站在我的身后,用一双幽怨的眼睛盯着我。而且它的身上,似乎还散发着一股死亡的气息…

这股气息,与常见的尸体,所散发出的不同,因为它没有尸僵后的体臭味,和腐烂后的腐臭味。似乎这个更像是,尸油被焚烧过的气味…

我缓缓的站起身,带着疑惑看向了身后的车厢!

然而车厢内,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

算上我仅有的14位乘客,多数在闭目休息,唯独在最后一排的位置,有一位身着白色服饰的少女,正在低头看书。

我用力嗅了一下那股奇怪的气味,似乎就是从后面散发出来的!强烈的好奇心,促使我缓缓走向了那位看书的少女。

就在走到车厢中心位置的时候,忽然一位中年妇女站了起来,看样子她是想去洗手间,于是我赶紧侧身让路。

然而待我再次转身的时候,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位身着白色服饰的少女,已经不知去向…

“咦?怎么一眨眼的功夫,人就不见了?”

这件事情让我感到有些费解,我缓缓的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了下来。中途也多次转身查看,然而一直到终点站,那位少女也没有再出现过!

走出车站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的十一点半。一阵微风吹来,让我忍不住搓了搓胳膊。刚农历的七月,没想到晚上已经有些凉意了。

尽管已经是深夜,火车站附近,依旧灯火通明,人来人往。 坐了几个小时车,疲惫的我拖着行李箱,快步走向返回住所的路。

为了能够尽快到达住所,我选择了一条近路,就是穿过一片平房区!只要从那条街巷穿过去,就可以直接到达住所小区门口。

我快步走到空无一人的街巷内,忽然那种奇怪的感觉又一次,从身后向我袭来!

“踏踏踏…”

这一次,我不仅能够感受到被人注视,同时还可以清楚的听到,街巷内除了我的脚步声之外,还有一个奇怪的声音!

起初,我认为是街巷太过安静,产生的回音。然而停下脚步细听之后,却发现这个声音,更像是有一个人,光着脚跟在自己的身后…

这个脚步声,让我感到疑惑甚至有些烦躁。我几次回头去查看,却看不到半个人影。

老妈的那句叮嘱,不断在耳边回旋,而脚步声,则不断在我身后的街巷内回响着。

我快步穿梭在街巷内。今天发生的一系列无法解释的事件,让我暂时相信了鬼神之说。

不过,做为一名常年与尸体打交道的法医,我倒是没有感到害怕!这些年接触的尸体多了,如果胆小,那自己也不会,选择这个职业!

现在我只是觉得好奇,如果身后的脚步声,真的是鬼,那它会长什么样子,和生前会有什么区别!

“踏踏踏…”

拖着行李箱,快步途经平房区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忽然不知道从哪里刮来一阵怪风。并且伴随着风声,隐约可以听到左面的巷子内,传出阵阵唢呐的声音…

“这么晚了,怎么还有人在吹唢呐?”

带着疑惑我停下脚步,缓缓的转过身,看向了左面的巷子!

发现在昏暗的路灯下,一个身披孝服的男人,吹着唢呐身后带着八个,身着红蓝两色服饰的男人,抬着一顶黑白色的四方大轿,缓缓向我走来。

眼前出现的这一幕,有些匪夷所思。尤其是,八个抬轿子的人,走路姿势看上去非常怪异,同时他们那张惨白的脸上,似乎没有半点血色。

“中元节,有这样的送亡人仪式吗?”

心里这样想着,我的眼睛,却并没有离开过那顶四方大轿。远处望过去的时候还算威武,但是走到面前之后,却发现这个轿子竟然是纸糊的!

我静静的看着,奇怪的人群缓缓从我的面前走过,冥纸焚烧过的气味愈渐愈浓。强烈的好奇心,促使我的视线始终在那顶轿子上,直到人群消失在我的面前。

“今天这是怎么了?全是奇怪的事情!”说着我快步穿过街巷,到达住所的楼下。

不知道,是不是刚才把注意力,放在那顶轿子上的原因,还是有什么其它的原因。跟随在身后的脚步声,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

回到住所,我将行李箱放置好,随后把那块惹事的猪肉,放进了冰箱里。紧接着便匆匆上床休息了。

或许是这几天太累了,躺在床上很快我就进入了梦乡!

不知睡了多久,朦胧中,卧室外传来一阵奇怪的脚步声,同时厨房内还有阵阵切菜声…

躺在床上,我闭着眼睛没有过多思考,估计是楼上的邻居刚下夜班,话说她也不知道小点声,不过倒也影响不到我睡觉,算了继续睡吧!

次日晨练过后!

我坐在阳台上,呆呆的看着路边大树上,几片黄叶落在路边的小草上面。小草的叶片上滚动着几颗晶莹的小水珠。

每天我都会坐在这里,看着窗外的风景发一会儿呆,然后才会去做早饭。当然,做早饭这是每天必修的“功课”!因为我也不能保证,将来的另一半会做饭!

良久之后,我一边系着围裙,来到厨房,准备施展高超的厨艺,这时眼前却出现匪夷所思的一幕。

我清楚的记得,这几天自己一直在老家,根本没有用过厨房。但是现在灶台上,不仅有两粒肉丁和几片青菜叶,就连炒锅和勺子,上面也有明显的油渍。

眼前的一幕,虽然让人费解,但是却不由让我想起,昨天晚上回来时候,遇到的那些诡异事件。

“难道说…”

想到这里我转身打开冰箱,并翻腾出那块五花肉。果不其然,现在只剩下一半了!

看着冰箱里,仅剩一半的五花肉。再回想一下昨天晚上,朦胧中听到的脚步声和切菜声。我坚信自己是撞鬼了,并且还带回了住所!

“走夜路带鲜肉,会招来脏东西!”

这下真的被老妈说中了!其实我倒没有害怕,只是不知道是个什么鬼,昨天晚上走了没有?如果没走,再是个女鬼,这以后洗完澡,我还不能光腚在屋子里面走了!

“铃铃铃…”

就在我对眼前的一幕,感到震惊和苦恼的时候,忽然卧室内的手机响了。

我匆匆来到卧室,拿起手机看了一下,发现是单位打来的,于是赶紧接通了电话!

“陈老师,您今天来单位吗?”

电话里传出了,实习生田莹的声音。听着她的口气,似乎有很紧急的事情。

“八点半能到,是不是有突发案件?”

“四组那个案子,嫌疑人又翻供了,薛组长来找了您两次!”

田莹的回答让我有些苦恼,万没想到这个嫌疑人竟然又翻供,前前后后已经三次了!

这个案子,虽然嫌疑人被抓到,但是他始终不承认自己杀人,并且不断翻供,提供自己不在场的证据!尽管多项证据都指向了他杀人,但是他就是有不在场证据。

看来要想证明他当天就在案发现场,只能再从尸体上找出更直接的证据,唯有这样才可以帮助重案组尽快结案。

“我现在就过去,你先把其它的尸检报告整理一下!”

挂掉电话,我匆匆穿上外套,便出门了。工作中的我,对于其它的事情都可以抛到脑后。对于家里发生的事情,那就更没有必要去纠结,先解决这个案子再说!!

到达单位之后,田莹正在吃早饭,见我走了进来,赶忙和我打招呼!

“陈老师,您吃过早饭了吗?”

我抬头看了一眼,面前这位还在实习期的小姑娘,随后微笑着回答道:“我不饿,和午饭一起吧!”

说话的同时,我看到了她手里拿着酸奶瓶,嘴角还残留着乳白色的酸奶,这一幕让我的脑子里,瞬间闪现出一个画面!

这个画面让我对接下来的工作,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赶紧吃饭,稍后解剖!”

显然我的话让田莹感到非常吃惊,尤其是她手里还拿着酸奶和面包片!

“陈…陈老师,真的要解剖吗?”

见田莹的表情有些难看,于是我微笑着问道:“怎么了,有什么问题?”

“没…没有问题!”

“没有问题就赶紧吃吧!一会儿解剖室见!”

说着我转身来到换衣间!随后换上工作服,便走向了解剖室…

对于法医这个职业!

解剖是工作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尤其是在基本尸检得不到结果时,就必须要通过解剖来鉴定死者的死因,这也是寻找证据的一个必备途经。

可以看得出, 田莹现在还有些不适应,毕竟还在实习期。

但是对于这个案件,受害者生前确实有过性行为,问题是其下体内,却又没有留下,任何分泌物。所以现在嫌疑人,无论如何审讯,始终不承认自己当天与受害者有过接触。

目前唯一的办法,就是通过对尸体解剖,重新寻找证据。因为我始终不相信,凶手没有留下任何破绽。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我挥起手术刀,小心的划开了被害人的胸膛…

由于受害人,死亡超过48小时之后才被发现,所以尸体在被冷藏保存前,就已经出现了腐败性腹部膨胀。

手术刀划破肚皮之后,腐败后的黑绿色尸水,瞬间流到了体外。同时,一股难闻的恶臭味,立刻扑鼻而来。

我伸出手找 田莹 要容器,准备将流出来的尸水进行处理。一扭头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这个小姑娘竟然已经不在解刨室里。

我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 看着躲在门口的 田莹 ,我心想,如果换一位导师,想必,就要提前结束你的职业生涯了?

不过幸好我不是这种人,毕竟不是所有女孩都有勇气选择做法医这个职业的!在我心中她已经很优秀了,如果我年轻上几岁,或许会去追求这位既勇敢又漂亮的女孩!

既然田莹 已经出去了,现在也只能自己动手了。

简单清理完尸水之后,我轻轻划开了死者的胃部。其实今天解剖的最终目的,就是要检查受害人胃里的残留物,因为我想在这里面,找出一样重要的证据。

胃里,已经腐败不堪,虽然带着口罩,但是依然可以闻到,那股令人作恶的气味。不过对于我而言,这已经是家常便饭,再难闻我也必须要坚持,因为这是断定嫌疑有罪的唯一希望!

我仔细的检查着受害人,胃里的残留物,随后从她的胃里,取出一些液体样本,并装到了容器内。紧接着,快速将伤口缝合,并安排人送回冷藏室。

手里拿着,容器内的液体样本,我快步来到实验室,开始对液体成分进行DNA检测,同时将检测结果与嫌疑人进行比对!

通过比对,最终得出的结果!与我的判断完全一致!死者胃内,确实留有嫌疑人的体液成分。

这也就是说明!

受害人在死亡前的两个小时内,确实与嫌疑人发生了性关系。 她体内残留的嫌疑人体液,是生前吞咽进去的!

有了这个证据,嫌疑人再想翻供也不可能了。因为这足以证明,他当晚就和受害人在一起,再配合之前重案组收集到的证据,已经可以判定他就是凶手!

尸检结果准备完毕之后,我安排同事送到了重案四组,随后趴在桌子上写着尸检鉴定书,并准备封装保存。

“陈…陈老师!”

我放下手中的笔,抬起头严肃的看着田莹 ,她现在看上去,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用力搓着手指!

“怎么了,是不是有事?”

“我… ”

见 田莹 支支吾吾,我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其实我并没有要责怪她,几个实习生里面她已经算优秀了,更何况她现在还在实习期。

“不用解释,我能理解。谁都有这么一个过程,以后慢慢会好的!”

“不是的陈老师,其实… ”

田莹 的话还没说完,忽然重案五组的老刘走了进来。看他紧张的表情,想必是又来案子了。

“怎么了老刘,是不是有案子?”

听完我说的话之后,老刘点了点头,随后严肃的说道:“通惠河单桥段岸边,发现一具女尸,王组长让我来通知你过去!”

“朝阳人呢?”

“王组长已经去现场了,让你赶紧过去!”

得知重案五组组长王朝阳,已经前往案发现场,我点了点头,随后对 田莹 说道:“有什么事回来再说,现在先去现场!”

田莹 没有说话,她只是点了点头,心事重重的去拿设备了。

驾车到达现场,四周已经拉上了警戒线,几位重案组的同事,正在勘查现场。

见我和田莹下车之后,一个身着黑色皮夹克的中年男人,向我们走了过来。这个人是重案五组组长王朝阳,也是我的高中同学!

“朝阳,现场什么情况?”

“有点棘手,死亡时间太长,身上也没有任何,可以证明身份的线索!附近又没有监控设备,案发位置比较偏僻,想找目击者都难!”

看着王朝阳严肃的模样,我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随后安慰道:“别急,一定会有线索!”

说着我快步走到了那具尸体前。朝阳说的没错,死者死亡时间确实不短,颜面已经极其肿胀,呈腐败巨人观!

田莹站在我的身后,拍照取证。而我则蹲下身对尸体进行基本勘查,做着详细记录。

性别:女

年龄:20—35岁

死因:钝器击中头部,造成颅内损伤,呼吸系统衰竭。

死状:眼球突出,嘴唇变厚且外翻,舌尖伸出,腹部膨隆,腹壁紧张,外阴膨大,皮肤呈污绿色、腐败静脉网多见,皮下组织和肌肉呈气肿状,四肢增粗,手和足的皮肤呈手套和袜状脱落。

尸体肿胀膨大成巨人, 呈腐败巨人观,暂难以辨认其生前容貌。

按照季节与腐败程度判断,死亡时间应该在7—10天,详细时间需进一步检验。

在对现场进行基本勘查记录之后!

我和同事将尸体带回了法医处,准备进行详细检查,以便帮助重案组找出更多侦破线索。

“陈老师,这个案子我可不可以不参加?”

听到田莹的话之后,我一边带着手套,严肃的看着她问道:“为什么不参加!”

“我...我感觉自己,还不能接受这样的尸体!”

“什么叫不能接受?作为一名法医,什么样的情况都会遇到。现在只是你职业生涯的开始,怎么就退缩了?”

说着,我将手套递到了她的面前,并且示意她赶紧带上!

未完待续,想看后续更多劲爆内容,请戳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相关阅读
  • 一张曼谷夜生活地图

    一张曼谷夜生活地图

    2018-02-07

    今日歌单 | Imagine Dragons: 曼谷的音乐现场并不少见。从酒店大堂到啤酒花园再到人头攒动的考山路,你经常能看到不插电双人组唱着90年代的老歌。但如果你想要听点好东西,就得往更深的地方看看了。即使这座城市的夜间生活长久以来不断变化,它也从没像如今这样活跃过。最近几年,像 Sonic、Cosmic Cafe、Harmonica 等等...

  • 不要总等“3.15”做这几件事

    不要总等“3.15”做这几件事

    2018-03-14

    昨天下午,市食药监局联合市公安局开展假劣食品药品集中销毁活动。被销毁物品均是在各类专项行动和查办案件中没收的,主要包括无标识标签、过期变质和假冒伪劣等不合格食品药品,其中,假酒1000余瓶,假劣药品6万余盒,货值70余万元。(3月14日北京晚报)图片来自网络又是一年“3.15”,消费者权益保护再度成为热点新闻和热...

  • 魔术筑梦师!刘谦从未远去 他的“奇迹”依然梦幻

    魔术筑梦师!刘谦从未远去 他的“奇迹”依然梦幻

    2018-02-17

    何为奇迹?似乎越长大越不相信奇迹,更别谈去见证奇迹。朝九晚五的奔命生活,两点一线的钢铁城市,漂泊回家的辛酸苦辣,一年一度的阖家团圆……太多太多的压力,太少太少的喘息,或已淡忘如何欢笑,或需重拾美好记忆,真期待再邂逅一场与“奇迹”有关的魔术。 幸亏,打开电视恰好是湖南卫视小年夜春晚,这不是刘谦嘛,又在...

  • 录视频送祝福!张玉宁这个新年过的不快乐

    录视频送祝福!张玉宁这个新年过的不快乐

    2018-02-17

    目前效力于德甲不莱梅俱乐部的中国球员张玉宁在德国向球迷们发来了新年祝福。不莱梅为张玉宁录制了一段两秒的视频,张玉宁用简单的“新年快乐”向大家问好。不莱梅微博则写道:“祝大家新年快乐!狗年旺旺。”张玉宁上月回国参加了U23亚洲杯,目前已经回到不莱梅,虽然在俱乐部没有出战过正式比赛,不过张玉宁仍以乐观的心...

  • 经济实惠深受百姓欢迎的凉拌菜,冲击味蕾的享受

    经济实惠深受百姓欢迎的凉拌菜,冲击味蕾的享受

    2018-03-13

    凉拌菜在中国的各大菜系中都占用一席之地,无论大小的宴席都会出现它,南方地区最常见就是凉拌海蜇、凉拌海带等等,大家喜欢它的原因总结起来有以下几点,味道可口、做法便捷、营养丰富等等。今天我们向大家推荐一款,百姓四季都喜欢吃的凉拌腐竹黄瓜。食材配料:腐竹3两、黄瓜1-2根、炸花生米、酱油、盐、白糖、辣椒油、川...

推荐阅读